Blog on Cinema: 記《夢鹿情謎》

SEARCH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記《夢鹿情謎》


《夢鹿情謎》Teströl és lélekröl / On Body and Soul (2017)

看《夢鹿情謎》時一直有兩種傾向在打架,一種是其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威名下影展藝術傾向的暗示,現實職場中年齡階層外貌頗有落差的男女,因為兩人接連在夢中化身成鹿在荒野相會而有了相戀的契機。男人的老邁和殘疾,女人的自閉心理疾病造成的人際與生活障礙,加上兩人工作的屠宰場鮮血淋漓的牛隻宰殺和夢中兩隻鹿之間恬靜自然的對照,電影以兩種不同空間劃出了現實與理想、肉體與心靈的界線與互相滲透的可能。情節安排了一場懸疑犯罪事件成為兩人意外互相知悉對方夢境進而展開戀愛嘗試的設計,同時也暗示了男人的性焦慮與忌妒心,透過不知名的犯罪者讓故事像是會走向更慾望、驚悚、血腥、政治的可能(其實也不過是偷了一包交配粉),這其實是藝術類型的老套,人變成動物最近比較有名的例子就是《單身動物園》

但結果電影走向了另一種傾向,經過適度的文化調整這故事也可以成為一齣日本純愛偶像劇的題材,比如熟男上司和新進女職員,或是性轉成宅男員工配上女強人主管的搭配;兩人夢中交會可能不是變成動物,或許可以是某種線上遊戲,情節由此可以不斷操作各種打破身份階級迷思的戀愛主題,當然這就會變成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比如更像《你的名字》。當我看到《夢鹿情謎》的女主角為了各種戀愛煩惱向她的心理醫生討教的喜趣,男女主角兩人從如何認識接觸交談,到第一次約會交戰及至最後的性愛,其間的來回轉折都是充滿通俗的感性。甚至先前提到的驚悚犯罪暗示也在進入最後一幕前虛晃一招提早收尾,成了大事化小的無傷大雅,神秘主義的可能性也掩蓋在戀愛故事之下。

最後結尾高潮戲仍然是鮮血四溢,算是把兩種傾向做了調和,愛情或者人生的痛苦讓人割心刺骨,但愛情與心靈的交會帶來的喜悅也能讓人死裏重生。第一次看匈牙利女導演 Ildikó Enyedi 的作品,電影更多時間放在女主角的觀點,片中處理血腥影像的角度,各種不同男性樣貌的呈現像是刻意展現不美的生活實景,反倒年輕貌美的女主角或是那位風騷的心理醫生都更貼合類型角色形像。但一幕女主角不知如何回應男人的談話,她一時心急走到對方的桌邊直說「我覺得你很美」,讓人莞爾微笑之餘也產生了對於「美」這概念的翻轉趣味。

男人注意到女人或許一部份是她的貌美,但兩人在封閉自我下探觸到對方各自脫離俗世的心靈,並以具像化成為雪地裏的一對鹿來表現。這裏的美和純愛反倒是透過調和現實的醜與血淋淋的表像來達成的效果。有人戲稱並批評最後兩人「打了一砲」就挽救了彼此的人生,但或許這部片的美感並不是來自於論理思辯,而是以不同眼光來看待現實的感性,所以性愛、工作、吃喝等生活瑣事以中產階級幻想的藝術包裝,在導演個人風格的處理下也算是自成一格。(值不值得金熊獎就看各人判斷)

只是我一直很在意片尾散落在桌上的麵包屑,女主角是個要把桌上血漬擦乾淨才肯跑急診室的強迫症,她能忍受吃東西東沾西落的粗心男人嗎?這大概就是導演在小細節的獨到之處,小小的麵包屑也可以成為生死存亡的隱喻。

(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