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記《神力女超人》

SEARCH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記《神力女超人》


《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 (2017)

《神力女超人》的評價在同溫層裏似乎有點兩極。意外地我覺得比較有趣的地方反而不是在片中女性英雄的形像上,而是女主角Diana做為一個神,她對戰爭概念上的探尋。她原本相信只要殺死戰神阿瑞斯(Ares)就可以終結一切戰爭,這可笑的想法在電影前段看似難以做為有意義的情節動力,卻暗示電影想要透過Diana的旅程展現對於人性和戰爭之間的論證,這論證是否成功或過於淺薄是一回事,導演卻一直以此為核心從頭貫穿到尾沒有鬆手過。

這裏的超級英雄或超級魔王是非現實的、概念上的象徴,卻又十分貼合這部電影類型的本質。人類總幻想並仰望一個完美的超越一切的英雄可以拯救一切,雖然現實中這種英雄並不存在,但在電影裏人可以透過科技或各種魔法擁有接近神的力量,有時候則是神直接下凡帶著純粹善惡的概念代理人類戰鬥。雖然片中「愛能戰勝一切」這口號聽來很蠢,但質疑「人類配不上Diana」的言下之意不就是在自問人類是否值得更好的自己?
大多數觀眾或許會很喜歡中段女超人衝入無人之地的熱血,但我反而覺得是結尾那場略顯混亂的神魔大決鬥完整了這個故事的寓意,阿瑞斯看似亂入主角們攔截德軍毒氣炸彈的任務,但透過兩個事件的並置,電影為主角的矛盾掙扎建置了一個魔幻舞台,像是兩種不同層次現實的疊合,一邊是關於形而上的正邪永恆之戰,另一邊卻是日復一日血肉橫飛的戰爭現實。

劇情非常刻意地讓Diana在與Ares決戰時陷入劣勢與自我否定的邊緣時,望見了遠方男主角Steve的自我犧牲,像是以舞台空間的調度和角色行動的象徵性來呈現女主角意識裏的自我對話,以很有自覺的方式來處理這些或許被談到爛的題目:關於人類本質的正邪二元性,關於人類是否值得被拯救等等這些問題。這裏的神或超級英雄就是人類更美好可能的幻想。最終神沒有放棄人類,其實也就是人類還沒有放棄自己。

電影在一些細節上處理的不差,比如女主角形像在天真和智慧之間雙重性的拿捏,性別衝突放在一戰時的英國除了批判當時的性別歧視,其實也透過戰爭暗示了父權文明的衰敗,另外還有不少人提過向元祖Superman致敬的段落。但整部片看下來仍讓人覺得工整有餘細緻不足,最終我也還是不太喜歡DC宇宙裏那股陰鬱莫名的氣氛,所以當Diana在片末終於成為Wonder Woman,離開了電影的情境和命題來到DC宇宙的現代後,就回到沒什麼好令人期待的狀態,畢竟是我已經失去興趣的超級英雄類型。

(修改自2017/6/26 臉書貼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